分类
yabo亚博体育

  目前还没有新疆广汇官方宣布签约范子铭的消息,但作为上赛季重金引来的优质内线正式签约应该问题不大。在回归不确定的情况下,范子铭无疑是对新疆内线强有力的保障。而作为新疆球员西热力江受到篮协新政的影响,回归新疆广汇的可能性不大,而、山东西王等极有可能是潜在下家。

  签约范子铭对新疆广汇具有多重意义

  上赛季新疆广汇用主力控卫西热力江、姚天一和孙鸣阳换来广州龙狮内线球员范子铭。21岁的范子铭,身高2米10,体重115公斤,体型强悍,力量十足,身体协调性较好,内线脚步比较扎实,有投射能力,球风强硬,属于力量型的中锋优质代表。与核心阿联技术风格有些相似。本赛季场均7.5分4.8篮板0.8助攻,两分球命中率52%。常规赛新疆对阵北京,范子铭更是轰下了30分9篮板的惊艳数据。尽管存在技术粗糙、进攻手段单一等问题,但是已是球队重点培养对象,深受主帅喜欢,并被委于重任,多次首发出场。

  而签约范子铭对具有多重意义,一、周琦事件后虽新疆男篮拥有主动权,但能否达成一致还存在未知,不排除加盟其他球队可能,而续约范子铭内线已经拥有保障,不至于谈判被动;二、范子铭21岁必将成为未来男篮内线主力球员,是球队夺冠的重要基石;三、另外一名内线孙桐林合同到期的情况下,球队拥有更多选择余地。

  西热力江受政策影响,肯定无缘老东家新疆广汇

  上赛季西热力江租借给广州龙狮,就已经说明新疆广汇的态度。再加上中国篮协新政,西热为球队效力9年,若续约必须是顶薪合同,每支球队只允许有3名顶薪合同。当前队中李根、阿不都、可兰白克、范子铭、周琦以及3年2000万的曾令旭已经基本占有顶薪名额,西热想要获得顶新的可能性不大,新赛季肯定无缘重返老东家新疆广汇。

  西热力江潜在下家曝光

  近期西热力江也在苦练中,以寻找一份满意合同,根据社交媒体曝光的视频来看训练状态不错,三分球20中18。作为一名优秀的组织控卫,西热肯定不缺少下家。上赛季效力广州龙狮男篮场均贡献11.6分2.9篮板3.4助攻,两分球命中率50%,是广州队后防核心和灵魂人物。而从当前最新消息知名媒体人宋翔透露,北京北控对西热力江感兴趣。即将一名自由球员西热力江肯定不缺少下家,北京北控、山东西王、北京首钢等都是潜在下家。

  对此您怎么看?欢迎留言讨论,谢谢。

  特别声明:本文为自媒体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东方体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文章来源:https://sports.eastday.com/a/190519222651650000000.html

分类
yabo亚博体育

 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重创全球体育赛事,大量职业联赛和国际赛事推迟或取消。对于比赛主办国和参赛运动员来说,影响是多方面的。

  那么,正在筹备中的2022年北京冬奥会是如何应对疫情影响的?

  总台央广记者朱宏源近日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运动员委员会主席杨扬。

  

  北京2022年冬奥会

  如何应对疫情影响?

  作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运动员委员会主席,全国政协委员杨扬一直关注冬奥会筹办的进程。新冠疫情对各大赛事产生不小的冲击,东京奥运会已经延期,北京冬奥会进展如何?杨扬透露,一方面,北京冬奥会的个别测试赛延期,后期还将跟单项体育组织协调作出确定的调整计划。另一方面,从场馆建设来看,仍旧按照既定安排在推进,总体保持顺利。

  

  北京冬奥会为首钢老工业园区带来勃勃生机。图为北京冬奥组委首钢办公区。摄影 刘兴华

  至于疫情对运动员备战的影响,杨扬表示,赛事停止对于运动员的实战积累影响较大,但这是所有运动员都要面对的,调整心态更为重要。

  杨扬:对冬奥会的备战来说,最大的影响应该是一些赛事的取消。赛事取消,对于运动员,尤其年轻运动员积累经验,包括在考核自己的训练进度进展都带来了一定困难。当然我们可以通过对内测试等等,但是还是没有办法跟国际的赛事去比较,我觉得这是最大的影响。日常训练,尤其中国的运动员,我们有这种机制保障,训练基本上没受影响,从心理方面我觉得既来之则安之,尽快地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。

  

  北京冬奥会的筹办推动了冰雪运动的普及和发展。图为2019年3月张家口崇礼举办的青少年高山速滑比赛。摄影 吴波

  希望冰雪运动成为一种低消费产品

  疫情影响之下,从政府到企业,再到体育产业人都需要迎难而上,努力提升“免疫力”,在危机中寻新机。

  杨扬希望冰雪运动成为一种低消费产品,进一步扩大运动人口的基数,而商业是给特定的社会需求提供服务,两者并不冲突。

  杨扬:为什么疫情能够让1/3的冰场关门。本身就是基础薄弱,参与人群首先就少,加上各方面成本非常高,无论是场地设施还是各方面的投入,(冰雪项目)很难成为低消费产品。但中国人基数大,哪怕你达到1%的普及,那也不得了。

 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,像在挪威,才500多万人,青少年体育志愿者能达到几十万人。青少年滑雪,除了坐缆车,基本上都是免费。有了这么大量基础的人群以后,可以发展商业继续往上走。同时,提供更多的市场机会。

  

  2019年12月30日,G8811次列车抵达崇礼太子城站。摄影 彭子洋

  加强社区青少年体育运动设施的建设

  疫情期间,杨扬委员在家陪伴孩子的时间充足了很多,但她注意到社区周边的体育设施是远远不够的。杨扬表示,现有的社区健身设施更多是为了满足成年人健身需求,这些器材对于儿童和青少年来说存在一定的风险隐患。

  杨扬:社区的很多设施都是以中老年人的健康需求为基础的体育器材,而儿童青少年的体育锻炼与之比较有很大的不同。不同年龄的儿童,有不同阶段的需求。而攀爬滑梯、秋千,是娱乐设施,我希望这块空白能够尽快地填补起来。

  

  资料图:学生们在上旱地越野滑雪教学课

  两会期间,有网友给杨扬委员留言,一些小学、中学的体育课,常常只是出现在课表上。因此杨扬委员建议,要加强社区青少年体育运动设施的建设,并完善相关的标准,这会很大程度上补充校园体育的缺失。

  杨扬:在其他国家很少看到像滑梯这种小孩子的室内娱乐设施是收费的。我国已经将全民健身上升到国家战略,公共的青少年体育运动设施是非常必要的,尤其对那些相对低收入的家庭,给孩子能够提供运动的机会。运动的习惯从小养成一生受益,这跟老了以后为了健康再去做运动,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出发点。所以说我们支持青少年儿童的体育运动需求,是作为公共体育设施(建设)一个最大的责任。

  文章来源:http://news.cnwest.com/szyw/a/2020/05/28/18792169.html